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马拉多纳丝毫没有忘记,社会曾对他的不友好

时间:2019-07-31 18:03       来源: 未知

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马拉多纳丝毫没有忘记,社会曾对他的不友好

下半场开始的时候,裁判上场让马拉多纳停了下来,然后一脚将球踢到了场外。但是,就在主裁判准备吹响比赛开始的哨音前,体育场中的全场观众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让他留下,让他留下。”球迷们一遍又一遍地呼喊,但是当时只有8岁的马拉多纳还是退出了球场——这是球王第一次感受球迷群体在看台上为他欢呼,那种归属感让他长久留在心间。在后来的岁月中,这个获得上天恩赐的足球天才变成了一位球场上的魔术师。这位少年的声名远播主要依赖于多家报纸对他的频繁曝光,特别是在阿根廷境内。

迭戈在十多岁的时候,几乎接受过所有国内体育媒体的采访。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马拉多纳丝毫没有忘记这个社会曾经对他的不友好——因为他是一个出生在阿根廷最底层的孩子。这样的经历让他的价值观更加明晰,他要不遗余力地向世界证明,像他这样的家庭背景依然能够培养出社会上层人物,依然能够用他的财富和声望凌驾于曾经欺侮他的人之上。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深深地明白,他的家庭是由穷苦的意大利移民和南美当地土著印第安人结合的产物。他知道自己生来属于被社会歧视和厌恶的人群,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必须吃尽苦中苦。在阿根廷的精英社会,人们甚至将这些欧洲底层与印第安的混血称为“小黑头”。印第安人具有游牧民族的特性,没有自己的土地,长期生活在贫穷中,也没有家族的根。

作为贫民窟的人民更是这样,他们没有归属感,同样没有稳定舒适的生活。在南美的众多国家中,阿根廷最注重人口中的所谓“纯正血统”。在殖民运动早期,大量黑人和印第安人都遭到了“消失”。西班牙人殖民和内战过程中又将印第安人驱逐出了故乡。在殖民统治者的眼中,真正的阿根廷人应该是纯正血统的欧罗巴种人,最高贵的就是高加索和日耳曼人。这些高等人种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生活了许多年,掌控着阿根廷首都的绝大多数资源。

其实在19世纪晚期,阿根廷上流精英阶层,曾经试图像控制国家文化、教育那样控制阿根廷的体育。盎格鲁-阿根廷社区的人特别要求将发源自不列颠的足球运动作为一种高贵体育运动的象征,不能让底层人民参与。直到贝隆将军执政期间,足球才逐渐地向“有色人种”开放,获得了大量的追随者和支持者。而另一项发源于欧洲的运动水球却仍然保持着它的小众和所谓血统的“高贵”。足球运动在阿根廷的兴起反映了国内社会结构的变化,大量移民的涌入壮大了工人阶级和社会底层的基数。随着布宜诺斯艾利斯城市规模的扩大,许多城市生活服务需要更多人口的支持。于是,那些纯种白人眼中的“眼中钉”就加速进入首都,形成了自己的社区,成为了都市生活中的重要力量。

相关推荐